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政府欲拆除小区围墙遭强烈反弹  

2016-02-29 10:13:27|  分类: 房产 城市规划 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6-5):政府欲拆除小区围墙遭强烈反弹

彭澎接受《联合早报》采访

 

题外话:不再批建封闭住宅小区,主要是指新建小区。对于已建小区应该主要针对有市政路设计的小区,对于没有市政路的小区可能还是要看有没有条件开放,以及居民的态度。从广州汇景新城来看,即使有市政路通过,也可采取半封闭的模式。总之,没必要一刀切。何况中国有围墙传统,大院、大学也难以全面开放……

 

政府欲拆除小区围墙遭强烈反弹

联合早报网   作者:沈泽玮   时间:2016-2-25

 

中国政府划拆除封闭住宅小区围墙,并表示原则上不再批建封闭住宅小区,连日来遭遇舆论强烈反弹。图为北京一处售楼广告上写着独院规制。(中新社)

 

  继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和最高法院之后,住建部昨天称,要理解好逐步打开封闭住宅中的逐步两个字,意即有计划、不是一刀切,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拆围墙。广州报道

  中国政府计划拆除封闭住宅小区围墙,连日来遭遇舆论强烈反弹,官方频频出面回应民间疑虑。继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和最高法院之后,住建部昨天称,要理解好逐步打开封闭住宅中的逐步两个字,意即有计划、不是一刀切,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拆围墙

  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星期日(21日)经媒体发布,并被视为中国未来一段时间城市发展的路线图,内容涉及土地规划、城市风貌、城市建筑、城市治理,其中的第16条连日来引起巨大争议。

  第16条提出: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促进土地节约利用。

  拆墙两字令人深感不安

  尽管官方一再表明,街区制是发达国家通行的做法,开放小区是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的问题,但对于长期住在封闭住宅小区的居民而言,拆墙两字令他们深感不安。

  网民的关注点有三类:一、没有了围墙,住宅安全如何保障?二、开放小区是否有悖《物权法》?私有财产权是否被侵犯?三、所谓逐步打开是要怎么个做法?

  中国住建部昨天呼吁,正确理解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并指逐步就是要有计划,要有轻重缓急,并不是一刀切,也不是一哄而起,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拆围墙。在具体实施中要制定细则,特别是各省、各城市还要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具体办法,在制定办法过程中,肯定要听取市民意见

  住建部也称,实施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的城市都会考虑到各种实际情况,考虑到各种利益关系,依法依规处理好各种利益关系和居民的诉求,切实保障居民的合法权益

  新华社的报道则引述同济大学副校长吴志强分析称,目前这一政策正被误读,不能把推广街区制理解为简单的拆墙运动,更不是说全国所有城市都要拆围墙。至于什么样的小区要拆墙,吴志强说,要打开的主要是那些历史原因造成的单位大院和超大的封闭小区,它们大都占据城市中心的公共地带,造成城市道路梗阻、断头路和丁字路

  新华社也引用数据称,去年公布的上海市综合交通调查报告显示,上海道路总里程为1.78万公里,不到高德地图(专业手机地图)数据的40%,这其中隐藏的道路中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各小区、高校的内部道路,如果能将内部路中的一部分释放出来,将会为城市交通注入很大的流动性

  在这之前,《人民日报》发文强调,打开小区并非拍脑袋之举,而且拆围墙有助于增强社区活力,但文章也指出,推行街区制要有软件支撑,包括街区的道路、绿地、停车位的所有权、使用权、收益权如何分配等等。

  中国最高法院民一庭庭长程新文则没有明确回应拆墙是否违背物权法的问题。他仅表示,《意见》属于党和国家政策的层面,涉及包括业主在内的有关主体的权益保障问题,还有一个通过立法实现法治化的过程。

  《新京报》昨天刊发题为《国外为何少有封闭小区》的文章,介绍了中国封闭住宅小区发展的由来。

  文章说,中国的城市规划和建设受前苏联影响颇深,封闭式小区不过是新中国成立后大院式规划的翻版。以北京为例,1949年解放后,大批革命成功者打下了江山,从天南海北聚集到北京,大批的办公楼、住宅楼在北京拔地而起。一个大院占地动辄数十上百公顷,形成了一个个的独立王国。

  接受本报访问的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现有小区的围墙要拆掉将面临法律问题,因为它极可能与《物权法》相抵触,按照法律,小区的道路和设施是业主所共有的。

  彭澎分析指出,除房子城墙外,更关键的还是精神城墙问题。他说:中国传统上有墙的文化,很早就有长城,解放后有大院,改革开放后出现有围墙的社区。人们总是觉得,有墙,才是安定、安全的,要拆掉精神城墙需要一个开放的心态。

  微信公众号盘古智库则发文指出另一个问题:拆墙,涉及拆掉各部门之间的利益保护藩篱。

  文章说,城市规划建设与管理涉及到非常多的部门,这些部门又是不同的利益主体,彼此之间老死不相往来、缺乏协调,导致城市规划建设管理的积弊很多,确实需要从中央层面来协调解决了。

  网民:

  中南海若拆围墙

  我就拆我家大门

  如果中南海敢拆围墙,我敢拆了我家大门。

  在中共中央、中国国务院提出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发布后,网民在微博上直白地向中共高层领导表达不满,拆不拆墙的讨论已超出城市规划与建设的范畴。

  还有网民讽刺道:好大一盘棋,首先是促就业,拆墙必然增加安防人员岗位……尤其是防盗门窗,搞不好一举解决钢铁产能过剩问题。有人戏称:围墙都拆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往哪刷?

  另有不同的专家都从不同角度发表意见,有的引用《物权法》来说明政府不尊重私权,拆围墙治拥堵缺少法律依据。微信公众号盘古智库发表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中心主任吴必虎的文章称,尽管《意见》是货真价实的中央文件,但过激的言论没有被删帖,说明这次中央对言论是开放和自由的,并没有被指责为妄议中央

  受访的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较理想的做法是先出台一个征求意见稿,但当局在出台正式文件之后仍允许讨论的空间,也算是一种征求意见的方法

  《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公众号侠客岛则指出,中国习惯了单向性的政策发布,却缺乏双向互动性的反馈意愿。文章建议,在政策公布之前,最好有完整的舆论应对预判和预案,可以在公布后不久,主动做好向公众的政策解释工作,这就是治理能力现代化,而不再是我说你服从的单向权力逻辑。

文章说,这次网络舆论的充分讨论表达,是一个好的开始,执政者要学会倾听,而不要掩耳盗铃

(沈泽玮 中国特派员)

  评论这张
 
阅读(24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