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广州“商改”为什么落后于深圳?  

2015-01-08 10:46:14|  分类: 时政 财经 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经周评(15-2):广州“商改”为什么落后于深圳?

 

相信市场,“商改”不能缩手缩脚

2015-01-07  新快报

彭澎

据《新快报》报道,广州早在2008年就率先试水外资企业网上登记,却在整体的“商改”中被深圳反超。有关部门邀约记者表示,广州商改还将继续,深圳的全流程网上登记等手法,同样是它未来的方向。

从报道来看,在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方面,广州先行改革却又被后发的深圳在改革力度上超越,有关解释是深圳特区立法权比广州地方立法权有更大的发挥空间,而一些专家却认为广州“商改”未尽全力。

根据《立法法》第七十三条,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较大的市,可以根据法律、行政法规和本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地方性法规,制定规章。而且,根据20148月的修正案,拟将过去49个较大的市才享有的地方立法权扩大至全部282个设区的市,这些设区的市可就城市管理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有关部门用立法权不同来作为改革不积极的借口显然要么是托词,要么是“心魔”,即在改革心态上就先输给深圳,认为深圳走在改革前列是理所当然。如果是后者,就更值得反省了。

从特区城市和较大市的发展历程来看,深圳是1992年获得特区立法权的,厦门是1994年获得特区立法权的。相反,佛山一直争取成为较大市以获得地方立法权,但至今没有成功,而其辖区内的顺德在“商改”中也走在全国、全省的前列。显然,地方立法权的尺度把握只要不与上位法冲突,很大程度在于地方的理解。

那么是不是广州没有全力以赴呢?这就要看“商改”是为了什么。简化政府审批程序可能比精简政府审批权更重要。根据报道,广州全面商改一年多,仍然陷入企业注册大排长龙的窘境中。工商部门人员抱怨说“基本上每天都有10个人上来跟我吵架,都是排队排出来的火气。”可是有没有想一想,注册企业都这么难,谁还有心思在这种城市里经营企业呀?

当然,有关部门还有这种解释:有的领导希望看到企业数量涨得越快越好,有的则提倡“稳”字当头,理性增长。据说,深圳完全放开企业办公和经营场所的注册门槛,意味着不需要提供房产证明,创业更容易了,但广州有关人员则担忧,“据说深圳不久前查出三万多公司 查无此处 ”。

我认为改革进度差异的关键就在这里。是继续实施前置审批,让企业成立得困难一点,以保证能成立的企业都是有良好资质的呢,还是让企业成立得容易一点,让它们更多地在市场上“野蛮生长”、优胜劣汰?前者是广州的改革态度,后者是深圳的改革取向。从管理者的角度看,前者是保证市场有序的手段,也是多年来的重要经验;从服务者的角度看,后者是按国际惯例办事,按市场规律办事,但可能监管难度大一点。

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只看到深圳有三万多公司“查无此处”,我们还更要看到深圳有广州最缺乏的华为、中兴、腾讯这样的跨国公司、新兴产业龙头公司。如果那些“查无此处”的公司中最后孕育出这样的千亿级公司,哪怕这种公司超过三万家又有什么呢?

当然,这些“查无此处”的公司只要违法乱纪,就要坚决查处,只是这又要政府费力一点。要知道美国的许多科技大公司如微软最初也是“查无此处”的车库小公司呢!

(作者系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评论这张
 
阅读(1273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