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广州公咨委作用有限应该反思  

2014-09-16 10:56:10|  分类: 时政 财经 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4-83):广州公咨委作用有限应该反思

彭澎接受《新快报》采访

 

题外话:公咨委或监咨委应该是广州产生的新生事物,总体上值得肯定。这之前顺德有决策咨询委,但是全区性的。广州的公咨委是针对某一具体事项,也许更贴地气,有的倡导成立全市性公咨委是不可取的,会更加务虚。但我仍然要说,公咨委是人大、政协不能很好发挥作用的补充物,而且缺乏法律地位,作用有限。

 

东濠涌公咨委成立一年多工作“多以形式上的为主”

2014-09-10

  公咨委主任胡刚坦承,需从人员管理、运行制度上作改善,防止公咨委陷入虚设
  统筹:新快报记者 廖颖谊
  采写:新快报记者 卢佳 实习生 吴曼婉
  摄影:新快报记者 夏世焱
  东濠涌复涌工程一再延期,目前仍是一片工地;越秀区建设和水务局上月底发公告称,工期延长半年,预计今年年底完工。这意味着,东濠涌北段综合整治工程公众咨询监督委员会(下简称“东濠涌公咨委”)最快也将在年底完成使命,随完工解散。
  近日,记者采访该公咨委多名委员和涌边居民,回顾其成立一年多以来的工作成绩,发现公咨委存在活动次数少、委员积极性低、居民认同感不高等问题。主任胡刚坦承,需从人员管理、运行制度上作改善,防止公咨委陷入虚设。
  回顾
  16个月都干什么了
  去年4,东濠涌公咨委成立,其主任、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胡刚曾表示,公咨委将每月进行一次公共咨询活动,设立专职秘书和办公室,并通过电子邮件和微博收集民意,发布信息。不过,这个承诺未完全兑现。
  据统计,截至上月,东濠涌公咨委成立了约16个月,仅进行了11次活动,其中7次全体会议,2次与居民开意见咨询座谈会,1次委员现场走访,还有1次市政府关于该公咨委工作的调研。有委员透露,全体会议“并不全体”,“每次开会只有10人左右,请假的人不少”,开会内容涉及讨论章程、景观方案和居民诉求等。
  另一方面,胡刚表示,公咨委没有专职行政人员,唯一一名秘书由越秀区水务和建设局工作人员兼任,负责记录和维护微博、电子邮件。而公咨委的“办公室”设在广州市十七中大门右侧,虽挂了牌但值班人员不固定,公咨委会议要借用越秀区水务和建设局会议室。
  在微博互动方面,去年521,东濠涌公咨委在新浪微博开设认证账号,目前共发微博48,大多只有四五条评论数,且从2月底到7月之间,有近3个月未发布任何信息。
  工作多为协调居民诉求
  据胡刚介绍,东濠涌公咨委工作内容多为收集居民诉求,向相关职能部门反映,若一时无法解决,公咨委再从中协调矛盾。其中较重要的有孖鱼岗涌改造工程优化和施工影响省航运设计院管线问题。
  胡刚说,原方案中上述两地均需拆迁,方案优化后,施工路线转为从旁绕过,“一听不拆迁,孖鱼岗一些居民本就不高兴;施工时又造成楼体出现裂缝,他们意见就更大。此外,因涉及地下线管等问题,位于小北路的省航运设计院当时也强烈反对施工,工程无法推进”。
  这两次风波都是由公咨委出面,通过座谈会等形式促进居民和职能部门沟通,最终工程方决定将施工路线外挪,矛盾得以平息。“东濠涌公咨委的职责就是协调职能部门和居民之间的矛盾。比如,居民投诉施工噪音巨大,公咨委向部门反映,工程方加以改正。”
  除此之外,胡刚表示,东濠涌公咨委并未针对整治工程提出自主性的方案。
  景观方案或再简化砍预算
  710,东濠涌公咨委听取了东濠涌二期景观建设优化方案汇报。公咨委认为,这套方案并不理想,仍需优化。对此,胡刚告诉新快报记者,委员们认为方案中沿线景观不协调,设计方对东濠涌历史文化背景也不够了解,而且占用空间太多,对市民造成不便。
  昨日下午,胡刚再次透露,中秋前夕,市园林局、市水务局和越秀区政府联合,对景观方案召开了专家研讨会,公咨委一行四人旁听了会议。各位专家也认为,景观工程应简约、生态、有内涵、方便街坊休息,减少人工建筑物和构筑物。最后,专家对方案中的栏杆、亲水台阶等项目形成了详细整改意见。
  “专家提出了优化方案,目前还要看越秀区建设部门会不会接纳”,胡刚觉得,毕竟是政府组织的研讨会,这次修改成功的可能性很大,“如果是这样,原本6000万元的景观建设预算,肯定会再减少”。
  表现
  涌边居民:有人称赞,有人表示没听说过
  近日,记者走访了东濠涌整治工程现场,并在环市路至北园酒家段、红胜桥至钱路头直街段随机访问了12位紧挨涌边居住的市民,但无一人表示听说过东濠涌公咨委,大部分人仍抱怨施工噪音和河涌臭味。
  在东濠涌官博上,有网友留言对公咨委表达不满,认为其应多与居民沟通。不过,也有网友在投诉得到解决后,称赞“公咨委是老百姓与政府沟通的好形式”。
  胡刚则表示,一年多以来,公咨委电子邮箱共仅收到七八条建议,信箱未收到任何意见,官博上的互动也不多,“公咨委刚成立时,市民热情较高,后来逐渐冷下来了”。
  对话胡刚
  “公咨委领导者应由社会活动家担任”
  新快报:居民目前对整治工程主要有什么意见?
  胡刚:整治方案优化过后,施工影响已大大降低,居民现在抱怨的主要是噪音。这问题通过公咨委向职能部门反映,一般都能较迅速地解决。我们也只能做这些了。不过,公咨委的确没有挨家挨户走访,如果做到了,说不定能听到更多声音。
  新快报:接下来公咨委会专注于在哪方面工作?
  胡刚:东濠涌景观园林方案还没确定,我们会和职能部门继续商讨优化,尽快敲定出双方都满意的方案。
  新快报:您觉得您是否胜任东濠涌公咨委一职?
  胡刚:我认为公咨委的领导者应是社会活动者,敢于发声,善于与政府部门打交道,韩志鹏委员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像我这样属专家、学者类的,不太适合。
  新快报:您如何评价一年多以来公咨委的表现?
  胡刚:东濠涌公咨委不参与整治工程方案的拟定,介入项目时间太迟。虽然我们也协调了一些矛盾,做了一些工作,但总的来说,作用不大,大多以形式上的为主。
  新快报:您觉得公咨委模式将会如何发展?能否持续?
  胡刚:公咨委是城市管理的新尝试,政府作推广,应给予肯定,前期出现问题也难免。最近有政府调研机构调查公咨委工作,也足见政府的重视。我希望,公咨委能回归到同德围模式,避免虚设,才能继续走下去。
  点评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角色定位不清,对公咨委作用不能期望太高”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认为,在成立时,东濠涌公咨委的角色定位就不清晰。“虽声称表达民意,但其成员却不由老百姓投票决出,反而是政府部门选定。很多委员也不住东濠涌附近,缺乏真实的民意基础”。他还说,公咨委在参与程度上也缺乏法律依据,“到底哪些事情需要他们同意?政府部门是不是一定要听他们意见?这都没有强制性的规定”。
  此前,东濠涌公咨委对景观方案不满,反被质疑不够专业。彭澎认为,这除了跟委员准入制度不完善之外,还与经费无保障有关。“公咨委工作没有任何补贴,想请专业人员无偿给意见,这谈何容易?而且,作为民意机构,就算有报酬也肯定很少,这在制度上本来就是个矛盾”。
  不过,彭澎说,广州有各种公咨委,起到的作用都不一样,跟公众和媒体的关注度也有关,“如果大家能多些关注,公咨委和相关部门感到更大压力,可能起到的作用也更大”。
  观点碰撞
  各大公咨委能否合并为一个广州公咨委?
  今年2,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在广州两会上提议,广州已成立的6大公咨委可合并为广州公咨委,以后按照分项目设立小组,使公咨委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能够得以传承。对此,东濠涌公咨委两位主任却持有不同意见。
  赞成方:魏济民
  魏济民认为,如果合并,意味着公咨委从临时机构变成常设机构,虽形式和性质改变了,可最重要的是能否发挥作用。这样的公咨委可以是一个内部灵活组合的平台,以项目为单位组建人员,不同的项目吸收不同类别的人员。“比如东濠涌的工程完了,就可以解散了,其他地方需要公咨委又可以重新组建,其运作模式是可以拷贝的。”
  反对方:胡刚
  胡刚对此说法提出了两点反对理由。“第一,各个公咨委针对具体项目成立,应由各地人大牵头成立,是人大的具体延伸。如果公咨委合并了,那是不是有与人大功能重复之嫌?第二,成立这么大一个公咨委,各方利益复杂化,在制度和环境还不成熟之际,容易被某些利益方‘绑架’”。
  他还认为,公咨委不能只有一种模式,根据民生工程、市政重点工程等分类,委员构成的比例和方式也不同。
  探讨
  关于人员制度
  “增加利益相关方才有意见碰撞”
  “公咨委内确实有些委员积极性不高”,胡刚说,“除了因本职工作繁忙、缺少补贴保障外,最大的原因在于:他们不是直接利益相关方,事不关己,自然没那么尽心尽力”。
  目前,根据《广州市重大民生决策公众意见征询委员会制度(试行)(下简称“《公咨委制度》”),公咨委利益相关方不低于三分之一,而东濠涌公咨委内的居民、机团代表数量占了一半;但胡刚认为,这个比例仍太低,“如果能吸收更多沿线居民作为委员,积极性会更高,意见也更确切”。
  东濠涌公咨委副主任、越秀区人大代表魏济民也表示赞同,“目前只有委员主动走访居民点,次数不多,没有长效机制”。他补充,公咨委还缺少相关领域专家,“例如讨论景观方案需要园林专家,涉及施工影响需要房屋鉴定专家,还有水利人员、拆迁方面的律师等。”
  魏济民还提出,除了扩容人员外,公咨委还应设立退出机制,委员缺席达一定次数或有其它违反章程行为时,应取消委员资格。
  关于独立性
  “行政配套能否都一个部门打理?
  “虽然公咨委由越秀区人大发起成立,但借用了建设部门的场所和人员,市民难免会怀疑我们的立场”,魏济民说。胡刚也认为,目前公咨委未具备独立社会团体条件,仍需靠政府来组织,但不应依附于与项目相关的职能部门,而应设在较基层的街道办事处,“更直接与老百姓沟通,与他们利益一致。”
  此外,经费独立和使用制度也是难题。魏济民说,东濠涌公咨委成立时,建设部门从工程款中划拨了10万元,作为公咨委运作资金,并交由越秀区建设水务局部门管理;但由于缺乏取用制度,委员们至今未动过这笔钱。“哪些地方该花,花多少,都没有标准,想申请补贴也没有依据”。
  胡刚提议:“各个公咨委的经费、场所等行政办公配套,能不能由一个政府单位专门协调?比如交给社工委,报销标准、培训交流、工作记录等都由该单位处理,既规范了工作,又减少立场之嫌。运行资金也不应源于项目款,应由政府专项拨款,设预算制度。”
  关于作用
  “一些公咨委成门面工程”?
  “同德围公咨委取得成效之后,广州大力推进公咨委制度,政府作出新尝试是好事。但是,后来成立的一些公咨委逐渐变味:政府想做什么大工程,就成立个公咨委,表现出倾听民意的姿态,却少考虑了实质作用”,胡刚说。
  他解释,同德围公咨委成立时,政府有改造意向,但未拟定具体方案,公咨委发挥的空间非常大,可组织市民自行决策,是管理模式的成功转型。但对于东濠涌来说,政府整治、揭盖截污等方案都敲定后,才成立公咨委,剩下能征询民意的事情已不多,起的作用不大,“在这种情况下,公咨委就被当做了门面”。
  对此,胡刚认为,政府应明确规定,在项目主体立项之前就成立公咨委,“该不该建,怎么建,都应加入市民和专家意见”。
  作者:廖颖谊

  评论这张
 
阅读(20874)|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