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从化的发展路径还可再议!  

2014-08-25 10:48:45|  分类: 房产 城市规划 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4-76):从化的发展路径还可再议!

彭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

 

题外话:广东省市许多领导都在从化工作过,为改变从化贫困面貌而操心是不错的。但是如果只是想让从化发展各种产业甚至工业、增加人口聚集度来开发就是一种错误的路径选择!从化可以走一条新型的发展道路,不要上过多的工业,不要聚集太多的人口,保持青山绿水,以生态优化为主,但前提是加大转移支付!

 

“广州城市发展不应打乱原有生态格局”

2014-08-21南方都市报

 

位于流溪河畔的一农家乐老板何军(化名)被问及污水如何处理时,他慌张得不知如何回答。从化市旅游局鼓励和扶持下发展起来的农家乐,由于对流溪河造成污染即将迎来全面整顿。广州行政区划调整获批后,从化和增城承担了广州副中心建设的角色,未来要建设新城分别承接广州30万人口和100万人口。届时,人口的增加和聚集,产业的发展将给北部和东北部敏感的生态环境带来更大挑战。从化和增城设区后如何发展?如何避免发展必然污染的路径?新起点的从化区和增城区,未来的发展如何体现生态文明建设,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现状

政府扶持农家乐竟成了污染源

发展产业带来生态破坏

何军的农家乐位于从化良口镇,紧贴流溪河。游客可以在这里吃饭、品酒、欣赏田园风光、戏水。热情介绍游玩项目的何军被南都记者问及污水如何处理时,慌张得不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半天表示:“我们的污水会先到沙池过滤一下。”类似这样简单处理、甚至完全没有处理生活污水的农家乐比比皆是,当地人表示,尤其以温泉镇为甚。

从化旅游局一直鼓励和支持当地发展农家乐,游客不断增多,农家乐已成百上千,随之而来的水污染问题也在不知不觉中显露出来。为了保护流溪河水质,昔日政府鼓励扶持的农家乐,将迎来全面整顿。可是,在何军的农家乐,污水处理设施要多少成本应该怎么搞,他完全没有概念。

类似农家乐这种自然发展起来,因人口聚集带来的水污染问题,在广州普遍存在。广州市原常务副市长苏泽群在回顾广州治水历史时感叹:“感觉广州的河涌在不知不觉中就被污染了。”工厂和居民渐渐增多,促进了城市的发展,聚集到一定规模超出了环境负荷,便成了污染源。目前,广州生活污水处理厂的建设和运行已高于国家标准,但依然难以达到地表水功能区的要求,大大小小的河涌依然发黑发臭。不少专家认为,城市水污染治理的根本出路在于疏散城市人口,或节约用水,减少污水总量。

规划不当 工业园周边建起住宅区

增城新塘的牛仔产业全国闻名,但河涌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水质不达标,淤塞极其严重。在增城新塘环保工业园周围建起了多个楼盘,先建起来的工业园因为废气问题反而成了众矢之的。新塘尚东阳光的业主王先生看房时一时疏忽,没有发现楼盘不远处的工业园区,就买了楼。让他非常不理解的是,为何政府要在贴近工业园区的地方规划建住宅小区?附近的新世界花园业主,曾在阳台上挂上“臭”字,以表示对工业园臭气污染的抗议。黄埔区的广州石化厂也被居民区包围,环境污染矛盾非常突出。

挑战

从化增城建新城会带来污染吗?

新城建设 融合还是冲突?

20129月,广州市委下发的《关于推进低碳发展建设生态城市的实施意见》中,广州市的生态城市建设目标列为“花城、绿城、水城”。计划将广州建设成为具有岭南特色的“环境优良、生态安全的品质之都,低碳高效、循环再生的活力之都,自然融合、健康文明的和谐之都”,实现自然、城市与人有机融合、互惠互生。

然而,在与污染的赛跑中,广州的治水行动长期处于落后状态。

在启动生态城市建设的同一年,广州市“123”城市功能布局规划也获市政府常务会议通过。提出“优化提升一个都会区,创新发展两个新城区(东部山水新城、南沙滨海新城),扩容提质三个副中心(花都副中心、增城副中心、从化副中心)”的战略布局。

根据规划,从化拟在城郊街建设从化新城,承接广州20万到30万人口,增城也在中新镇和朱村街一带规划建设一座新城,到2020年承接广州100万人口。

今年2月,广州行政区划调整获批,增城和从化将撤市改区,萝岗和黄埔将合并。规划部门有关人士表示,从化和增城的新城建设规划已和广州的整体功能布局相衔接,正在朝建设广州副中心的定位迈进。

广州独特的地形地貌决定了广州绝大部分森林集中在从化和增城,远郊森林形成了广州北部和东北部的安全生态屏障。随着从化和增城新城的建设,产业的发展以及未来人口的增多,会否导致出现类似从化农家乐、新塘工业园、黄埔广石化等环境污染问题,同时进行的新城建设和生态城市建设是相互融合还是相互冲突,成为关注的焦点。

开发从化引发争议

城市扩张除了给北部、东北部的生态屏障带来挑战,也可能带来水源污染。

发源于从化市吕田镇与新丰县交界处的流溪河,从北到南贯穿从化,经白云区和花都区流入珠江,156公里干流全在广州境内,水质完全控制在广州自己手里。而同样作为广州饮用水源的东江、西江、北江,近年来上游不断发生污染事件,使得流溪河战略储备水源的地位更为重要。

广州市委原书记林树森在《广州城记》中记叙,20006月,广州市政府邀请清华大学、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同济大学、中山大学、广州市城市规划勘测研究院为广州市未来的总体发展出谋划策。五家单位一致认为,要抑制北部发展以保护生态环境,并对广州的战略发展提出“南拓、北优、东进、西联”方针。

广州市的“123”城市功能布局规划将从化定位为广州的副中心,紧随而来的20万到30万人口的从化新城规划,被认为突破了此前定下的“北优”方针。

从化和增城新城的建设,人口的增多,会不会像过去一样造成新的环境污染问题,引发了不同意见。

参与2000年广州战略规划编制的广东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马向明认为,党的十八大之后,中央和地方对于生态文明都特别重视,他不觉得广州会借着这个机会去解决广州的产业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把从化并过来,更重要的是想维持它的生态资源。马向明认为,可以通过观光旅游等清洁产业来带动从化的发展。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则对广州市“123”功能区规划布局持反对态度,尤其反对向北开发从化。袁奇峰认为,从化是一个独立运行得很好的城市,且生态极为敏感,不应成为广州的副中心,没有必要扰动它。

摊开从化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可以清晰地发现,绝大部分标成红色的已建设区域和待建设区域,以及几乎所有标成紫色的发展旅游用地,都在良口镇以南,沿着流溪河两岸分布开来,部分已开发区域沿从化第二大河流潖江河两岸分布。袁奇峰担心,地铁线在从化设置密集的站点之后,带来土地的升值,继而引发新一轮土地开发,不论产业是否清洁,都会导致流溪河谷的整体破坏。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近期也在研究广州的区域发展问题,他认为开发从化要非常慎重,必须有研究作为支撑,严格控制人口规模。彭澎的担心来自对从化历史和现状的观察——— 一些风景区现在就存在不同程度的开发,未来一旦发展起来是不是能控得住,也是值得警惕、需要研究的。

专访

中国生态学会副理事长彭少麟:

从化承接30万人口对生态影响很大

广州行政区划调整后,在新格局下推进的新城建设会不会破坏生态?在新城建设中如何体现生态文明建设?南都记者专访了中国生态学会副理事长、中山大学生态与进化研究所所长彭少麟。在接受南都专访的前一天,他受邀给增城的领导干部阐述了生态文明建设的内涵。

“从化增城支撑中心城区生态”

南都:广州在过去的城市发展中,生态保护处于什么水平?

彭少麟:我没有做过详细调查所以无法具体回答。但整体来讲,广州之前提出“东进、西联、南拓、北优”的框架是从广州的实际出发,还是做得很不错的。

南都:这个八字方针是五个科研团队凝聚的共识,基于生态保护的主要体现在“北优”即抑制北部发展。现在从化作为广州副中心的定位和从化新城的规划被认为将“北优”突破了,但也可以看到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每一步都非常小心,这种处理未来会不会对生态产生影响?

彭少麟:这个对广州整个的生态格局可能会造成影响,我觉得还是要谨慎。

南都:广州的生态格局是怎么样的?有什么作用?

彭少麟:城市森林是支撑一个城市生态环境的基础,一个城市的环境好不好是由城市森林的数量和质量来决定的,包括远郊森林、近郊森林和城市绿地。就广州而言,从化和增城有许多的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它们从生态格局上支撑着中心城区的生态。

“不一定要建人口密集型的新城”

南都:城市发展和生态保护是不是总是存在矛盾?

彭少麟:存在一定的矛盾,但处理得好,矛盾不会激化,关键要看怎样发展城市,从生态的角度科不科学。城市化肯定是中国未来的趋势,现在的问题是怎样建设能既保持原有的生态,又使城市得到发展。

南都:广州在未来的城市发展中如何处理这对矛盾?

彭少麟:第一个要考虑的,是广州大的生态格局不能打乱,无论实施“优”还是“拓”,一定要照顾这种格局,不能因城市的建设把它破坏。

南都:但是城市总是要发展,从化、增城设区后已经朝副中心的定位发展,并已经开始规划建设新城,有没有办法解决之前提到的既保持原有的生态,又使城市得到发展?

彭少麟:城市有不同的类型,不一定要建成完全集中式、人口密集的新城,可以引入具有生态文明的城市理论,比如“田园城市”的理念。可以改变全是水泥地的建设方式,既达到城市化,又不对生态造成大的影响。

100万人口的新城要有50万就业岗位”

南都:从化和增城的环境基础那么好,森林那么多,如果增城造一个新城吸引100万人口,从化造一个新城多吸引30万人口,不破坏森林,只占用一些厂房、农田,会对广州的生态格局产生影响吗?

彭少麟:从化要建一个30万人口的新城,对生态有很大的影响。生态系统的自净能力是有限的,增加这么多人,人类活动就会产生大量废气、废水、废物,还有热等。

南都:从社会生态的角度考虑,在从化和增城平地再建一座新城会产生什么影响?

彭少麟:新城的建设一定要考虑它的进程,因为城市化是自然的过程,就业或者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自然就有了,不应该是人为的一种要求。它的规模和进度要符合城市发展的规律。比如说100万人去了,通过什么办法实现?另外,你在新城里面有多少小学、中学、医院?交通是不是便利?产业的生态链是否成熟?对于一个100万人口的新城,至少要有50万个就业岗位。增城现在考虑建设一个教育城,我觉得这个还是比较实的举措,从化要吸引30万人口,要考虑通过什么办法来实现。

南都:从化和增城本来的生态环境就不错,设区后的城市发展如何体现生态文明建设?

彭少麟:“十八大”提出来的是五位一体的概念,要求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生态建设是基础、经济建设是根本,政治建设是保障,文化建设是灵魂,社会建设是目标。五个建设相辅相成,要统筹考虑,最核心的内容就是实现可持续发展。不讲生态文明,只搞其它几个文明是不行的,只搞生态环境,也不是生态文明。它是要在发展中实现人和自然的高度和谐。

统筹:南都记者 刘其劲 采写:南都记者 刘军 实习生 刘畅 方慕冰

 

  评论这张
 
阅读(4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