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从化定位城市副中心是否也错了?  

2014-06-17 14:04:38|  分类: 房产 城市规划 楼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4-55):从化定位城市副中心是否也错了?

彭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

 

题外话:从化的发展定位也是全国典型的问题。环境敏感区究竟如何发展?是否一定得上工业园区?如果从化定位为旅游休闲或世界温泉之都,谁都不会质疑。但“无工不富”影响了大多数中国人的头脑,从化这个最不该发展工业区的地方也有了几个!是否定位为城市副中心也有争论,毕竟,过多人口迁入必然带来污染!

 

“从化应成为特色中心”

20140613南方都市报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说,首先从化不应该成为广州的副中心,因为目前来说从化是一个独立运行的城市,和广州的依附关系很小,没有必要去扰动生态敏感的从化。广州可能有人会去从化,也有从化人需要到广州来,但不是天天都有很多人去,没有通勤交通,人家本来和你没什么关系,干吗硬要搞得和你有关呢,那个地方的生态那么敏感。袁奇峰认为,虽然从化具有优质的温泉资源和旅游资源,但这一资源是级别很高的是省域甚至国家级的资源,从化应该成为广州一个单独的特色中心,而不是副中心。

原标题:从化应成为特色中心

前日,广州大台农饲料有限公司烟囱正在排放黑烟。南都记者 李向新 摄

正在推进建设的广州到从化的地铁14号线被认为是从化撤市设区第一大利好。民间判断,广州今后很可能在交通上让广州和从化副中心联系更紧密。多位专家对从化建副中心表示要慎重,中山大学袁奇峰教授则旗帜鲜明地表示问题很大

应该是特色中心而不是副中心

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袁奇峰说,首先从化不应该成为广州的副中心,因为目前来说从化是一个独立运行的城市,和广州的依附关系很小,没有必要去扰动生态敏感的从化。广州可能有人会去从化,也有从化人需要到广州来,但不是天天都有很多人去,没有通勤交通,人家本来和你没什么关系,干吗硬要搞得和你有关呢,那个地方的生态那么敏感。袁奇峰认为,虽然从化具有优质的温泉资源和旅游资源,但这一资源是级别很高的是省域甚至国家级的资源,从化应该成为广州一个单独的特色中心,而不是副中心。

此外,袁奇峰表示,开发从化带来的经济价值很低,目前的地价比广州东部和南部地区都要低,从化要提升其土地价值就要建大量基础设施,因此效益也很低。而广州在东部和南部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完全没有必要开发从化。

如果确实吸引了30万人过去,将是更大的悲剧

如果从化还是要建副中心,或借广州副中心定位之力,自行发展,袁奇峰依然不看好。他说,从化没有那么多就业机会,也没有完善的生活配套服务,从化很难吸引30万人过去,珠江新城弹丸之地,且位置这么优越,也花了20年才发展起来。而广东再过20年,城市化率已经很高,就目前和未来来说,发展动力都非常不足。如果新城建设达不到一定规模,就无法维持基础设施的运行。广州很早以前给从化建了一个污水处理厂,但是给的污水处理费不多,那时候有人来检查一下就运行一下,不来检查经常都不开的。袁奇峰说,届时新城建到一半就成悲剧了。

如果最终确实吸引了30万人过去,袁奇峰认为那将是一个更大的悲剧,意味着从化要进行各方面的大规模建设,从化的生态和流溪河水源地必将遭到破坏。

“14号地铁线存在很大问题

就目前正在修建的从广州到从化的地铁14号线,袁奇峰也表示问题很大。他说,从化不是不可以修地铁,只是不应该作为城内的地铁线来考虑,应该作为珠三角城际轨道网中的一部分来考虑。城内地铁线沿途设置了很多站点,地铁沿线的土地就会升值,就会有土地开发,那么整个流溪河谷可能全部被破坏掉。如果作为城际轨道交通,可能只在从化设置一个站,沿线的土地开发就可以得到控制。

袁奇峰说:生态的破坏是不可修复的,西江、北江最近几年不是没有出过问题,从化流溪河是我们唯一能够完全控制的水源。广州现在从西江引水,如果西江出问题,流溪河的水源将是救命水,所以流溪河水源是我们最重要的战略资源。

从化发展宜实施转移支付

对于从化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需要,袁奇峰认为主要还是要通过转移支付的方式解决。他认为要将从化的生态资源看做是公共产品,严格控制从化的人口,流溪河下游地区向上游购买这一公共产品,完成转移支付。这又不是什么难事,增城都能做到让南部转移支付反哺北部,广州要做也很容易的。

对于广州的整体发展需要,袁奇峰认为,从化、增城、花都是最不需要广州操心的区域,它们本身可以独立运行得很好。而最需要广州操心的是萝岗和南沙,要将萝岗和南沙单一的功能打造成一个独立的城镇,另外,广州还需要对华南板块、黄埔板块和金沙洲板块进行优化。广州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分散这里投一点那里投一点,到时候什么都搞不成。还不如集中精力搞一个地方,不要去扰动那么敏感、经济效益又低、风险代价又高的从化。

从化官员:该保护的保护能发展的才发展

发源于从化市吕田镇与新丰县交界处的流溪河,从北到南贯穿从化,经白云区和花都区最后入珠江,156公里干流全在广州境内,水质完全掌握在广州自己手里,被认为是广州市极其重要的战略资源。

流溪河有多重保险专家仍不放心

从广州市环保局发布的空气污染状况和水环境污染状况可以明晰地看到,城市化对环境污染一方面来自工业污染的排放,另外一方面是人类自身的活动。如,广州的大气污染依然是工业排放占第一位,第二位则是汽车尾气的排放。广州市河涌污染最主要的原因是城区生活污水的排放。中山大学陈晓宏教授认为,广州水污染的根本问题,是城区人口密度太高。

虽然从化撤市设区后,将朝广州副中心的定位发展,承接广州市区20万到30万的人口,但广州市政府及从化政府对流溪河的保护上依然是不遗余力。

今年61日《广州市流溪河流域保护条例》正式颁布实施,要求流溪河流域沿线污染源只能减少不得增加,不得在流溪河流域设置任何的排污口。流溪河作为水源保护区还将受到来自国家、省和市的饮用水源保护区相关规定的保护。目前从化正在制定全市的环境生态保护规划。

虽然流溪河的保护有着多重保险,从化新城的规划和建设在前期还专门进行了可行性研究,但多位专家以及政府人士都对开发从化可能带来的生态影响表示担忧。

从化官员:从化变睡城也不用太担心

从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从化在这轮建设过程中,依然是以保护环境为前提。其中低丘缓坡项目首次编制申报历史资源保护规划和交通评价,有效实现资源可持续开发;首次公开招聘合同制高层次社会专业技术人才,确保工程施工安全保质。从化新城在建设前也就历史文化资源进行了全面摸底。

他表示,规划并不等于立刻建设。而且即便是抑制从化的发展,市场的作用也会推动从化自然发展。如果不做好规划,从化的发展未来就会陷入无序低质的状态,很可能产生像增城新塘镇这样的地区,甚至比新塘镇的质量更糟。

另外一名匿名官员表示,他也看好这一轮的区划调整,以及对从化副中心的建设。从化的土地以前控制得很严,今后从化由广州代管变成广州直管,对土地的控制可能会更严格。

这位官员表示,在他看来,从化的发展即便成为像番禺华南板块那样的睡城也不用太担心。睡城的主要问题是加大了两个区域之间的通勤交通,造成交通的拥堵。如果用大运量的公共交通比如地铁和轻轨解决交通问题,睡城的弊端就不存在了。在广州市区上班在从化环境优美的地方享受生活不是挺好吗?

两大工业区仍冒黑烟喷臭气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表示,从化作为广州未来的副中心,肯定是要发展的,但要非常谨慎。他说,从化的官员心情可能也是矛盾的,一方面要保护环境,一方面想要发展。他说,从化官员的说法是一种理想状况,但现实情况可能不一样。他说,最近他在从化调研,看到有些风景很好的地方已经在开发,有些地方开发了又停了。今后从化能不能顶住不在环境敏感的区域开发,也是个疑问。从化以温泉名义开的低档次酒店多如牛毛,今后会不会出现类似情况?

近日,南都记者来到从化两个著名的工业园区,当地村民很积极地带记者走访了几家存在污染的企业。

11日下午2点左右,南都记者来到从化太平县经济技术开发区,整个园区显得非常现代化,地面干净整洁,周围森林茂密。但广州大台农饲料有限公司高耸的烟囱正在向外排着黑烟。在烟囱附近的工人表示,这个烟囱有时候冒白烟有时候冒黑烟。

在鳌头的明珠工业园,整体环境比太平镇的经济技术开发区更好。一工厂工作人员一听记者来采访,立刻拿起纸和笔写下了两个地址。这个华夏学院旁边有个凯茵橡胶厂,我每天骑摩托车从那里经过,味道最重。

虽然当天下过一场大雨,华夏学院保安将记者带到学校内部操场时,依然有刺鼻的味道一阵阵袭来。保安介绍,橡胶厂在建校之前就有了,但臭气的问题这两年才严重起来。

献策

保护从化的生态环境,保护流溪河是人们的共识,从化人们不能长期受穷也是共识。广州市解除了从化北抑的束缚,但从化如何真正走向北优?如何走出一条既能保护生态环境,又能让民众过上小康生活?值得探讨。

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

旅游和转移支付双管齐下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表示,从化作为广州未来的副中心,肯定是要发展的。他也主张从化在旅游上下更多功夫,而且他认为是有很大空间的。他说,从化的温泉以前是很有名的,但近年来,清远、南昆山等周边温泉相继兴起,从化温泉反而不那么出名了,这说明其中有很大空间。

彭澎表示,从化发展工业是最敏感的。如果严格在工业园区里集中发展、集中治理,可以考虑,但是在企业和行业上还是要选择污染相对较轻的工业。如果在从化搞房地产行业,一定要控制强度和总人口。他说,当一个地方楼盘多了,相应的大排档也多了,其他生活配套设施也多了,这些会不会对环境造成破坏?会不会对流溪河水源造成影响?如果在低洼的地区平整土地,会不会对流溪河生态造成影响?他认为这一系列问题非常值得注意。

彭澎认为,要处理好保护和发展的矛盾,首先不应给从化有GDP方面的压力,同时通过转移支付让从化人们的生活水平达到广州市的平均生活水平以上。

省社科院原院长梁桂全:

从化与大学城失之交臂

广东省社科院原院长梁桂全曾经在从化工作过,对从化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一直关注从化的发展,但说起从化的发展他感到非常遗憾。他认为,从化特殊的情况决定其需要探索一条属于自己的发展模式。梁桂全说,从化可以大搞旅游,但希望依靠旅游来立市是不可能的。一个村或者一个旅游资源比较集中的区域可以。

他说,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开始呼吁从化探索跨越式进入后工业文明时代,建议利用轻轨将广州到从化的有利地形和优质自然资源串联起来,在沿途引入广州以及国内知名高校,甚至国际知名教育机构,打造高端知识产业作为从化经济的支柱。但从化一直没有大胆地迈出这一步,结果珠海成了全国各地高校的聚集地,广州的高校最终去了大学城。

梁桂全说,旅游业对于整个从化市来说,更多的是积聚人气,带来一些消费拉动第三产业,但不可能支撑从化的持续发展。梁桂全说,基于从化敏感的生态环境,发展大量工业肯定不行,这要求从化跨过这个阶段,直接迈入西方国家后工业时代文明。而这对从化的领导干部以及广州市的领导干部提出非常高的要求。要有眼光和魄力,有时候也需要机遇。

统筹:南都记者 刘军 采写:南都记者 刘军 实习生 魏明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