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政府项目集中交易能否防止腐败?  

2014-05-23 17:22:00|  分类: 版图,下一步,时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4-51):政府项目集中交易能否防止腐败?

彭澎接受〈广东建设报〉采访

 

题外话:从政府集中采购,到代建制,到公共资源交易中心的建设,无非都是要在权钱交易之间进行切割。但从现实来看,无利可图可能让一些改革无疾而终。把所有公共资源集中到一个平台上进行交易确实便于监督,但这与职能部门的职责性监督如何协调;对于这个交易平台如何进行制约,显然改革不可一蹴而就。

 

深圳成立建筑工务署集中管理所有政府工程引发各方关注

十二年,新模式有力挑战旧体制

  □ 广东建设报记者  李晓婷

  A工程师周会:不能让人骗取暴利

  “那这个工程他公司怎么就有信心做好?你怎么不追问他,光是有信心有什么用,你要问他具体措施是什么。信心这个词太空泛了,你要让他给具体的承诺,不然你担保的工作就不到位!”

  一系列犀利的追问使得正在汇报工作的项目主任沉默了将近一分钟。

  而这追问是出自深圳工务署署长杨胜军之口,在深圳市府二办401会议室里坐满了40来个工程师和招标委员会成员,周三下午是他们的每周例行一次的招投标委员会,全署的项目主任和招标委员会成员聚集在一起,研究招投标工作。而此时,市纪委监察部门派驻在工务署的工作人员就坐在会议室,旁听全过程。

  每个项目负责人汇报完自己的工作后,杨胜军都会照例问一句“大家有什么意见?”在工务署,90%以上都是工程管理专业技术人员,毫无疑问,都是业内行家,整个会议讨论的问题专业而细致,对于深圳大学附属中学的一个建设工程,他们会考虑到外墙涂料、门窗、五金等如何选材。

  杨胜军是一位直言不讳的领导,关于项目资金的问题,他对全场的人说道:“不能让人觉得工务署好骗,这个钱必须给得恰当,可以适当有加班费,但绝对不能任由一些人骗取暴利。”

  众所周知,“三超”问题是政府工程项目长久以来的痼疾,“工期马拉松,投资无底洞”是最好的形容了。在工务署成立之前,深圳政府工程建设与国内其他城市一样,以分散管理为主,在这种体制下,由于“投资、管理、建设、使用”四位一体,加之非专业人员管理工程,导致“三超”现象较多存在,腐败问题不断发生。在这种背景下,深圳市委、市政府调研香港、新加坡等城市后,提出改革政府工程组织方式,建立专业建设管理机构的方案,于2002年初,市委市政府决定成立建筑工务局,2004年改名为深圳建筑工务署,实施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

  据了解,深圳建筑工务署负责除水务、公路以外所有市政府投资项目及经济适用房和其他政策性住房的建设和管理工作,负责政府公共房屋本体结构性维修工程的组织实施和监督管理,负责对部分适合的在建项目组织实施代建制。

  B“今后深圳最精品的工程就是政府工程”

  时光荏苒,十二年转瞬即逝。工务署从无到有,累计完成投资额从2002年的7.9亿元上升到2013年的646.2亿元。事实上,工务署一开始的成立遭受很多质疑,而12年的付出和收获就是对那些质疑的最好回应。副署长刘志达对记者说道:“刚开始,各部门都盯着工务署,看你能不能真正把工作做好。也有的认为,工务署的集中管理就不会滋生集中腐败吗? 

  这是一个新兴部门的开局之艰难。

  在工务署,内部实行决策、监督、执行三分离机制,凡是涉及工程招标、材料设备采购等事项,都是集体决策。要是有人想在这些环节中有“猫腻”,全署几乎个个都是懂行人。而专业化集中管理体制中,工务署的工作人员绝大部分是终身制,对项目建设等公务行为实行终身负责制。

  用工程师治署的理念成为工务署的特色,这会不会在一定程度上也有效减少了“拍脑袋”决策呢?刘志达表示,工务署运用积累的经验和专业知识主导着项目的方案设计,对造价和使用功能都进行综合考虑,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拍脑袋”工程。

  对此,记者找到中山大学廉政与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杨君,他有着十几年的政府工程项目廉政研究经验,常年在一线做政府工程项目的数据分析和研究。杨君认为,深圳建筑工务署有专业工程师的人才储备,工程师治署可以减少“拍脑袋”工程。

  但同时,他也提出疑问,工务署真正能在多大程度上防止贪污腐败行为呢?据了解,深圳建筑工务署实行全过程的外部监督机制,包括嵌入式监督(纪委监察部门)、环绕式外部监督(规划、财政、审计、发改、建设),每一次设计变更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内控机制。

  在质疑声中诞生,也不断用行动战胜质疑,这是一个新兴部门难以避免的阵痛和必须承担的挑战。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彭澎认为,这与公开招投标也没有完全杜绝贪腐现象一样,以为“工务署”、“代建局”模式就可以完全杜绝贪腐现象,这是天真的想法。但体制改革总是会有效果的,关键是要有第三方的监督,要在一定程度上向社会公开,以透明度来确保廉洁度。

  透明度,这也是深圳建筑工务署正在努力的方向。刘志达表示,工务署有些项目都是广泛征求社会意见,还成立了由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社会团体、市民代表等组建的政府工程监督委员会,让他们来监督政府工程建设。他举了一个例子,建养老院时,工务署专门到社区调研,还考察了其他养老院,征求老人们的意见,以便更好地建设宜居养老院,与此同时,这也是践行工务署提出的“谁是真正的使用者”的理念。

  这些年,工务署逐渐在深圳建立了自己的口碑,高效率和专业化的优势大大节省了财政资金。据记者统计,从2004年—2009年,工务署招投标降低造价的降幅分别为:29.1%23.2%30.5%21.4%19.6%19.2%。工务署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2010年开始,工务署不着重强调工程降低多少造价,而是要通过合理的造价去建设更优质的工程。

  刘志达说:“我们有一个目标,今后人们在深圳看到的最好的建筑,最精品的工程就是政府工程。”

  C在改革“试验田”才可能踏实地先行一步

  每一年,深圳建筑工务署都会接待来自全国各省市的来访团,他们对工务署的运作模式进行学习,回去后,有一些城市会对自己的政府工程管理模式进行改革,但更多的只能是艳羡,或望而却步。对于记者提出的“为什么不能广泛推广深圳建筑工务署这种模式?” 刘志达分析认为,这与政府工程的投融资渠道有关。

  他说:“深圳市政府的财政资金比较宽裕,政府工程项目都是财政投资,但对于内地城市而言,财政没太多钱,于是大部分采用融资的办法,建立城投或城控这种机构去向银行和社会融资,在严格意义上这些钱就不是政府的钱,这就限制了政府工程的建设与管理。”除此之外,他认为,一方面,工务署这种体制必然对一些部门是巨大冲击,很多抓着工程建设的部门认为这是香饽饽,利益格局不想被打破。另一方面,认识上的不一致也是各地推广不了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的原因。

  深圳是一座改革先锋之城,总是率先尝试新鲜事物。杨君表示,深圳能够率先推行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与其改革“试验田”的身份密切相关,其他城市并不是“试验田”,它们要承担着较大的风险和不稳定因素。杨君更提出,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之所以不能广泛推广的原因,与我国地方权力配置模式和地方发展经济模式有脱不开的关系。

  据了解,国内已经有不少城市出现了类似政府工程集中管理的模式,例如广东省代建局、合肥的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珠海的政府投资建设工程管理中心、广州的重点项目办公室等等。与深圳建筑工务署相比,它们的集中管理模式相对弱一点,例如省代建局是与代建单位签订双方合同,由代建单位再去向勘察设计单位、监理单位、施工单位、设备供应商等进行招标。

  彭澎认为,深圳建筑工务署实质上就是“代建制”。他说:“代建制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的新路子,已经在全国各地普遍推广,虽然各地举措都不尽相同,但大致都是集中建设,而不是由使用方自己建设。而深圳做法,在全国率先推出,时间较早,经验较多。深圳‘工程师治署’强化了专业化管理,这是值得推广的。”

  对此,工务署相关负责人回应称,深圳建筑工务署并不是“代建制”,工务署从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开始,到概算编制、施工图设计、项目建设、竣工验收、结算、决算都全程参与,就连材料设备都是工务署自己直接通过招投标确定选材。该负责人表示,代建是企业行为,而深圳建筑工务署对政府工程实行集中管理,履行的是政府职责,与代建有本质区别。

  这种模式是不是“代建制”我们不在此争论,人们关心的是深圳建筑工务署的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监督和管理作用,以及政府工程监督机制如何更加完善的问题。杨君在接受采访时说,每一个政策和规划出来后,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会有差距,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这种差距会形成,以及寻找解决的办法。他说:“深圳成立专业部门来集中管理政府工程这条路子肯定是走对的,工务署这些年的成绩也说明它的效果不错,但它也不是完美的,肯定还有缺陷和需要修补的地方。”

  D“发现问题就提出来解决,这是深圳的优势”

  深圳是一个城市建设快速发展的新城,每年政府都要投资数百亿元进行大项目建设,所需要的资源也是大规模的。工务署则利用其政府投资工程专业化集中管理的特点,运用市场法则,择优汰劣,包括进行战略合作伙伴试点、集中采购、集中招标、实行合同履约评价等,提高效率和管理水平。值得一提的是,工务署还实行了战略合作,刘志达说:“通过招投标的方式,我们会确定12家单位在23年内和我们合作,例如通过招投标确定两家电梯公司,那么在两年内,工务署所有项目的电梯安装都只采用这两家公司。这样就会把采购成本大幅降下来,变‘零售’为‘批发’,也就是现在年轻人流行的‘团购’。”

  对于这种做法,杨君表示,毫无疑问,“专业化”和“规模化”是工务署的两大优势,但与此同时,不能忽略市场的力量,材料选购要体现市场的公平竞争。例如战略合作伙伴要怎么筛选,筛选标准的更新速度,以及操作素质和监督等细节问题如何把握。诚然,制度的完善总是漫长的,需要摸索,才能不断地自我超越。刘志达说:“深圳是一座改革的城市,发现问题就去提出来解决,这是它的优势。”

  据记者了解,接下来,工务署将会扩大战略合作伙伴的规模。

  深圳建筑工务署除了专业化优势突出之外,廉政建设也是收获了许多赞誉,在2006年就被评为全国建设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先进集体,嵌入式监督和环绕式外部监督在很大程度上减少了贪腐现象。

  建设工程的腐败现象从来就不是秘密。新西兰议会行政监察专员公署首席专员约翰·贝尔格雷佛在谈到产生腐败的根源时,概括了一个公式:C=M+(DA),即Corruption(腐败)=Monopoly(垄断)+[Discretion(暗箱操作)-Accountability(公众参与)]。杨君对此解释说:“这个公式实际上就是腐败发生机制,权力的集中程度、信息的透明度、问责机制,三者可以用来衡量政府工程项目的廉政监督和集中管理情况。深圳可以对照这个公式来进行以后的制度完善。”

  据刘志达介绍,深圳建筑工务署目前正在与同济大学合作《深圳市政府工程投资项目的体制与机制改革创新》的研究,该课题计划今年九月完成,这也是工务署今年的主要任务,将会对深圳下一步政府工程管理体制具有优化和促进作用,更对国内的政府工程管理具有借鉴意义。

  谈及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何时能广泛推广的问题,杨君说:“现在政府对抓反腐越来越严,风气也越来越正,当有一天,政府工程项目的利益谋求空间越来越小,相关部门也许就会放开权力,把工程推开给专业部门去做,而专心做自己的主业,到时政府工程集中管理模式的推广也就水到渠成了。当然,这还需要一个契机。”

  转型是痛苦的,转型同样是至关重要的,不论是政府工程管理模式,还是一个国家的改革。

  (本版图片由深圳建筑工务署提供)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