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为让市场发挥基础性作用,可否来场省会大调整?  

2014-12-01 10:14:07|  分类: 时政 财经 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政风暴(14-99):为让市场发挥基础性作用,可否来场省会大调整?

彭澎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

 

题外话:与美国将州府放在中小城市不同,中国是把省会放在大城市,而且新省会取代老省会往往是因为它更发达。这样的结果是,权力与市场的结合,而不是减少政府对市场的干预。相对来说,沿海地区崛起的非省会城市更多,只能说明这里的市场经济发展更为充分。要让市场真正发挥基础作用,可来一场全国省会大调整!

 

老省会如何翻身?

第一财经日报2014-11-24林小昭

省会城市作为一个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往往集中了全省最好的资源,具有了相当强的竞争力和吸引力。但如果曾经做过省会,后来又失去了省会的资格,他们的发展又会如何呢?

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有部分省份的省会发生了迁移,比如,河南省会从开封迁到郑州,广西省会从桂林移至南宁,河北省会从保定改为石家庄,黑龙江省会从齐齐哈尔变为哈尔滨,吉林省会从吉林市迁到长春,从而新老省会之间的发展也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更早的上世纪40年代,还有安徽省会从安庆变为合肥。

随着区域协调发展的加快,一些非省会城市如“老省会”也迎来了发展良机。比如今年以来得益于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河北老省会保定就广为各界所看好。其他老省会如桂林、安庆等城市也迎来新一轮发展良机。

失落的老省会

交通因素成就了好几个新省会。例如,哈尔滨凭借南满铁路和滨洲铁路,兼得松花江交通之利取代了齐齐哈尔;位于京汉铁路和石太铁路交会点的石家庄一跃成为河北最大的交通枢纽;京汉铁路和陇海铁路开通后,交通便利的郑州就取代了黄河边的开封。

此外,省域中心治理的便利性,也是省会搬迁另一大原因。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安徽省会从偏居皖西南一隅的安庆迁往安徽几何中心的合肥;1950年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从偏居桂东北角的桂林迁到广西中心的南宁,也是居中治理的考量。

在省会迁移之后,新省会凭借各种要素蓬勃兴起,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均GDP,在所在省份均数一数二,而旧省会则大多怅然若失。《第一财经日报》通过对2013年的统计数据研究发现,包括安庆在内,六个老省会中,只有吉林市发展较好,经济总量与人均GDP均仅次于长春,位居吉林省第二位。其他五个老省会发展都十分滞后,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其中,在河南18个省辖市中,开封经济总量仅位列第12位,人均GDP位列该省第13名,只有全国平均水平(41908元)的2/3。保定的情况更差,在河北11个地级市中,保定人均GDP位列倒数第二,只有全国水平的56%。在广西14个地市中,桂林的经济总量虽然位列广西第三,仅次于省会南宁和工业大市柳州,但人均GDP位列广西第五,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80%

在黑龙江13个地级市中,齐齐哈尔总量位居全省第三,不过人均GDP位列全省倒数第二,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55%。安庆也不容乐观,在安徽14个地市中,安庆位列第12位,其人均GDP只有全国水平的63.6%

是什么导致了这些城市发展这么滞后?难道不做省会就一定发展不好么?当然不是。在沿海省份,很多城市不是省会,但其发展速度丝毫不逊色于省会,甚至比省会更出色,比如广东的深圳、东莞和佛山,福建的厦门、泉州,浙江的宁波、温州,江苏的苏州、无锡、常州,山东的青岛和烟台,辽宁的大连等非省会城市均发展得不错。

不过,一个不可忽略的事实是,这些发展得好的非省会城市几乎无一例外处在沿海地区。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沿海省份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地方的积极性也比较高。此外,沿海的城市群发展态势比较好,城市密度大,基础设施比较好,省会与非省会城市相差无几。很多沿海非省会城市有机场、港口、高铁,发展条件也十分好。

而前文提及的老省会大多处内陆地区,即便河北处于沿海,但从经济发展程度上来说,河北更是一个中西部省份。在中西部,除了像鄂尔多斯、包头、榆林等少数非省会城市凭借能源开发异军突起外,其他地方中,省会都是无可争议的老大。

贵州省社科院城市经济研究所所长胡晓登教授对本报称,中西部的省会城市大多是省内单极核心城市,各种最好的公共资源包括交通、医疗、教育等都集中在省会城市,因此中西部很多省会城市对周围有超强的吸附力,省内其他地级市与省会有着巨大的鸿沟。

老省会新征途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所原所长、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牛凤瑞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从上个世纪50年代以后,我国的体制是用行政手段来配置资源,行政中心必然伴随着经济中心要素的聚集,所以老省会被新省会甩在后面也十分正常。

“交通条件改变了区位,区位对一个城市的发展有非常重要的影响。”牛凤瑞说,政治中心行政配置资源的能力超强,即便是改革开放后,也只有沿海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才产生了像苏州、无锡、宁波等非省会明星城市,广大中西部省份仍然一城独大。

不做省会后,落后于新省会是正常的,但人均GDP在全省倒数,远远落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就不仅仅是省会功能消失这么简单了。

有的老省会,在省会功能变迁后,一度十分失落和迷茫。例如,虽然过去了半个多世纪,但直到今天开封市民对省会迁址仍耿耿于怀。“如果省会不搬走,开封肯定不会像今天这个样子”,这是不少人的共同感叹。这种心境之下,曾经的“豫老二”在全省17个地市中的位次连连下滑,至今人均GDP只位列全省第13

在牛凤瑞看来,当初省会搬迁是交通区位和行政治理因素决定的,老省会城市的发展滞后固然有历史和行政管理的因素,但也跟他们自身的努力、开放程度、当地领导的开放意识、执政水平、发展经济的自主性等有关。

牛凤瑞说,近年来,随着沿海产业向中西部的转移和城镇化水平的不断提高、内需的不断扩大,中西部的市场化程度也越来越高,因此中西部的普通地级市也迎来了一个良好的发展机遇。对这些老省会城市来说,怎样找好自身的定位、抓住当前这一轮发展良机十分关键。

例如,在高铁大发展后,一些有高铁的普通地级市也会迎来比较好的机遇。今年底,连接广州和贵阳的贵广高铁即将通车,届时,位于广西东北部的桂林到广州的路程将缩短至2小时,预计桂林的旅游产业将迎来新一轮井喷。在进一步对接珠三角后,坐拥桂林电子科技大学、广西师大等高校,桂林产业发展空间将更为广阔。

“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变,很多非省会城市的区位也随之改变。其次,要素配置的外部成本大大降低,吸引外部资本、要素的能力不断增强。”牛凤瑞说。

在河北,今年以来,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推进,邻近京津的老省会保定广受各界所看好。广发证券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保定距离京津距离适中,既没有相距太远带来的交通问题,也不因距离太近而成为北京的卫星城,作为河北的中心城市又具备很强的资源承接力,非常适合作为辅佐京畿的副中心,同时又能辐射带动河北。在安庆,随着长江经济带的建设,地处长江沿岸的安庆也迎来了新一轮发展良机。

“老省会未来的发展,取决于当地发展的战略、策略的选择,取决于当地政府发展的智慧。”牛凤瑞说。

  评论这张
 
阅读(1543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