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城管千人大调查》所揭示的?  

2014-11-03 13:58:14|  分类: 时政 财经 科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焦点评(14-134):《城管千人大调查》所揭示的?

彭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

 

题外话:南都做的《城管千人大调查》是继《小贩调查》之后的一篇大作,从另一方面来深入分析城管问题在中国所面临的处境。与其说讨论小贩何去何从,还不如讨论城管何去何从。前不久传来广州荔湾区有城管干部辞职或辞官,多少反映了这个群体的生存状态比小贩也好不了那里去,毕竟他们是政府形象最具体的代表。

 

城管千人大调查

20141103南方都市报

  3000多名正式队员、6000多名协管员,组成了广州城管执法的“万人大军”。在广州城中,没有哪一个群体像他们这样备受争议。

  1020日,站西路,占道经营的档主抽出一把2 0多厘米长的刀具,砍伤了一位城管执法协管员。上周,荔湾区传出“10名城管队长辞职”的消息,但官方回应称情况并不严重。将时钟拨回去年,广州城中连发数起城管与小贩的冲突,“城管掐脖”“小贩砍城管”?一时之间,城管执法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有人说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好管家,也有人力谏“取缔”这一群体;有人说他们残忍,不给小贩一点生存空间;也有人说他们软弱,连小贩、违建都管不好……一位城管队员坦言“只愿得到市民的一声理解与认同”,但现实却是,他们已然处于舆论的漩涡之中。

  他们是谁?工作生活得如何?在想什么?对未来有何期待?

  继《小贩调查》之后,南方都市报自今年6月起,历时一个多月,通过发放问卷和走访,推出《千人城管大调查》,以期客观呈现这一群体。

  他们是谁

  “高知中年大叔”,每两人中就有一个是党员

  1028日,珠江新城的东塔封顶,广州天际线的高度刷新到530米。从2010-2014年,不断“长高”的广州犹如一块巨大的磁石,吸引着人流、资金流汇集于此,同时也给城市管理带来了巨大挑战。

  一支“万人城管执法大军”每天“打理”着这座城市。他们的一些特征,我们了然于胸———男性居多,平均年龄36.88岁,到了可以称呼“大叔”的年纪;大多是本地人,外地人以湖南人最多。有些结论还有点“颠覆”———近八成接受过高等教育,包括了本科、大专等;思想觉悟也很高,每两个受访队员中就有一个共产党员。

  调查发现,这群“城市管家们”负面情绪有点大、压力不小。按百分制计,他们对工作的满意分数只有46.4分,集中体现工作强度大、工资待遇低、职务晋升难和职业荣誉差。7成受访队员每天加班,协管员的工资与正式队员最大可差3倍之多……

  时常以负面形象见诸报端的他们认为,目前城管执法面对的最大问题是社会与市民的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超越了执法体制不顺、法律法规不健全。一位“军转干”城管队员更是直言:“我从最可爱的人变成了最可恨的人。”

  对于这一结果,专家们并不惊讶。国家住建部专家、扬州大学教授王毅与广州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均认为,这一调查结果反映了基层城管队员的亲身感受,“不奇怪、很正常”。但为何市民对公安、工商、税务等部门的执法比较支持和理解,却对城管执法“不支持、不理解”?王毅教授认为,关键还是城管执法的机制体制不顺。

  争议为何

  “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执法边界却不明

  广州三元里,因170多年前的抗英传奇闻名遐迩。经过百年的城市建设与发展,曾经的三元里村现如今已长成繁华都市,集中了20多万人口、4条主干道、50多个专业市场、1条城中村、4个地铁站和9座人行天桥。但管理这片“黄金地带”的城管执法中队,却只有9名正式队员。

  更为现实的是,这9名正式队员所负责的执法事项在不断扩大。1985年,“广州市城市建设管理监察大队”开始组建并工作;1999年广州试点相对集中的行政处罚权,行政执法项目为64项。随后,广州城管执法一路“扩权”。到现在,广州城管执法负责12方面321项行政处罚权。执法权在不断增多,执法人手却严重不足,“小马拉大车”的问题日益突出。

  与此同时,城管执法的权利边界一直没有得到理清。“国家缺乏上位法,只靠地方政府的规章、文件把别的部门的权力划到城管。政府弄得清楚,老百姓却不明白。”王毅认为,这就反映出城管执法边界不清、“无法可依”的现状,也是群众质疑城管执法合理性的关键。

  近年来,随着广州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中心城区人口不断向周边迁移,白云区的城中村成为他们的“主要栖息地”。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随即而来的问题便是,违法建设也如雨后春笋般疯长,白云区一度被广州市领导点名批评。

  有受访城管队员坦言,“对物不对人”的执法手段使得查违成为一大尴尬。而有限的执法手段也体现在整治“六乱”上,对卫生不合格的烧烤小贩,城管执法只能以“占道经营”这类条款执法,却不能对涉及食品安全的部分进行处罚。

  查处违建、整治“六乱”、燃气、养犬……广州城管执法被戏称为“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但放眼全国,没有一个地方的城管执法模式是相同的。正是因为城管执法面临执法边界不明、执法手段不足、执法模式多样等多种问题,才使其陷入尴尬之中。

  出路何方

  依法理顺体制,转变政府职能服务小贩

  “万能的城管其实并不万能。”有受访队员直言:不断增多的执法权、繁重的工作任务和强度、上级部门和纪检部门的检查与考核、社会与群众的不理解,犹如一座座大山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解散城管执法队伍吧!”调查期间的5场座谈会上,不止一位城管执法队员这样说。有的是开玩笑、调侃自己,有的则显得十分无奈。

  “要解决以上问题,就需要从根本上理顺城管执法体制。”广州市城管执法局副局长吕志任呼吁,国家须尽快出台一部关于城管执法方面的法律,在体制建设上向公安看齐。

  吕志任提出,“城管法”应该明确城管执法地位、执法主体、执法事权、执法保障、执法责任、执法监督等大的问题,从上到下真正把城管当作一支执法队伍来建设。

  对于城管执法与小贩,已故的法学专家蔡定剑曾撰文认为,城管暴力执法也并不完全归咎于城管人员素质低这么简单的原因,而在于政府让其承担了一些不适当的城市管理任务,即要在城市取消小摊小贩。

  彭澎认为,广州城管执法对小贩不是“不管”,也不是“严管”,而是“松管”,显得很尴尬。对于小贩,他建议城管执法应该采取柔性措施。王毅教授认为,解决“城贩难题”的关键是政府转变职能,“对待小贩要像自己的家人一样”,变管理为服务,多听小贩意见,了解小贩诉求,“小贩不是管好的,而是服务好的。”

  “城管执法现阶段还不会取消,下一步还应该与国际接轨,将现有的城管执法转变为城管警察。”王毅教授表示,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两次提到“理顺城管执法体制”,说明中央已从顶层设计层面考虑城管执法的问题。

  对于很多受访城管执法队员而言,他们的想法很“务实”。“跟很多人一样,我们也希望工作少一点、生活轻松一点。但现在我们只希望身边的市民能对我们说一声‘辛苦了’,我们就很满足了。”一位城管执法队员这么希望着。

  调查背景

  今年6月中旬,南方都市报启动“千人城管大调查”。调查持续近1个月,在近万名城管执法队员中,按正式队员与协管员近12的比例派发问卷。回收问卷1064份,有效问卷1038份。本次调查覆盖广州10区(从化、增城除外),问卷通过市城管执法局向各区分局派发,再由各区分局组织街镇执法一线人员填写。

  为确保本次调查结果的真实性,南都还选取5个区分局展开了样本容量为150份的现场问卷调查。经统计,现场问卷调查的结果与总体结论无明显差异。现场问卷填写完毕后,对近50名城管执法队员展开座谈。

  采写:南都记者梅雪卿

 

  评论这张
 
阅读(1853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