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广场舞如何规范管理?  

2013-12-03 11:40:00|  分类: 隐患,专家,管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焦点评(13-223):广场舞如何规范管理?

彭澎接受《新快报》采访

 

题外话:广场舞的兴起是中国一个特殊现象:一是中国好集体行动;二是中国社区普遍缺乏大的空地如社区公园等。广场舞确实有利于民众业余生活的丰富,但扰民也是一大问题,各团体之间在划地盘上、竞相高音喧哗上、是否存在牟利行为上等等也有灰色地带,而由谁来管更是一大难题,但正视它就会找到解决办法。

 

出台广场细则让社区有执法权 
2013-11-28新快报

■中大北门广场每晚都聚集了众多跳舞爱好者,一些年轻人加入其中,让广场舞大军的年龄趋向年轻化。新快报记者王飞/摄

  如何能让广场舞不再扰民,法学专家建议--出台广场细则让社区有执法权
  ■专题统筹:新快报记者 程贵三 
  ■专题采写:新快报记者 董芳 李国辉 冯仕妍 程贵三
  一方是从广场舞中找到自身价值的老年人,一方是被噪音打扰了学习和休息的居民,近来,关于广场舞扰民的争议一直不断,在得不到有效解决的情况下,甚至上演暴力冲突。这已经成为城市管理中衍生的新问题,连日来,新快报广泛征集好点子,得到一些政府部门和专业人士的关注,他们共同对广场舞噪音如何解决进行探讨并提出建议。
  由街道来管理?
  按照属地属性,目前不少广场由街道来管理。受扰居民要投诉,最常见的是找街道办事处或拨打110,还有人会找到城管部门、环保部门或文化部门。所以,街道去广场整顿广场噪音时,往往会同时出动公安、城管、环保、文化、综治维稳办等多个部门,大批人马过去。
  以越秀区登峰街道辖内的艺博院广场为例,从2009年至今,登峰街道每天晚上都安排人员在广场值班,节假日时各部门人员要轮流值班。为方便管理,广场活动上的团体都要在文化站进行登记备案,文化站站长彭桑子会定期给每个团体负责人发短信,提醒他们娱乐时声音不要太大。
  彭桑子表示,群众在广场娱乐是健康的,也应该是街道支持的。所以,他们一般采取劝说教育的柔性手段。“这就导致群众一段时间做得好一点,玩着玩着又放开了。说的次数多了,群众也会反感,觉得扫兴。”她认为,按照属地属性,广场可以由街道来牵头进行管理,但完全由街道揽下全部责任的话,并非长久之计。“四年来,我们为此花费了大量人力精力,现在,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让公安来处罚?
  一些受扰居民认为相关部门在整顿广场噪音时“不够狠”,他们搬出《治安管理处罚法》第58条——“违反关于社会生活噪音污染防治的法律规定,制造噪音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处警告;警告后不改正的,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以及搬出国家相关规定的“城市5类环境噪声标准”,即夜间最低标准为“不超过55分贝”,认为相关部门可以据此强制惩罚广场噪音制造者,这是否可行呢?广州警方相关人士坦承,由于“广场舞”是市民群众尤其是中老年人群众喜好的一种休闲娱乐方式,所以,警方在接处警时主要还是以教育劝告为主。“报警人是当地的居民群众,投诉对象也是当地的居民群众,‘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们比较为难。”该警方人士说,他们通常只能让跳舞群众将音量开小一点、时间适当缩短一点,“但是让民警每晚守在现场直到结束,这也不太现实”。“说到55分贝这个标准,其实很不科学。我们几个人说话就能达到55分贝了,而且,广场的噪音是有时高有时低的,以哪个时间为准来进行取证呢?”彭桑子对此表示质疑,她还指出,目前《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对经营性场所、工业场所等有明文的噪音限定标准,但居民在文化广场的活动属于非营利性的公益活动,国家尚对此没有明确,“所以我们不能运用法律手段来解决问题。”
  法学专家和社区人士建议
  制定广场细则 特定部门管理
  “目前不少的活动广场由街道管理,但街道在处理广场噪音纠纷时,虽说有管理权,实际需要惩罚时却苦于无据可依。”中山大学民商法教授张民安表示,这一问题还是应该通过立法途径解决,要有特定的管理部门,并被授予执法权力,可依法对违反规定的行为进行处罚。
  既然广场舞已经严重影响到周边市民的生活,政府应该制定细化和具体的规则,限制广场活动的时间,以及音量标准。而当广场使用者严重影响到别人生活的时候,管理者也要作出惩罚。
  “光靠政府制定规定的话,真正执行起来不一定有效。”华南和谐社区发展中心主任周活宁则认为,最后还是会落到社区管理上来。“可以由政府部门牵头,根据广场的分布特点划出片区来,每个片区制定出社区规约,比如什么广场活动的时间段,音量,让居民一起遵守。如果有人违反的话,就由社区管委会按照规约给予惩罚。”他介绍,可以借鉴香港社区的“社会服务令”的惩罚方式,让居民参与到社区建设中,共同为创造良好的生活环境互相约束。
  ■名人说法
  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
  广场舞促进群众文化
  “广场舞有它的好处。”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分析,市民缺少大型活动场所,但却喜欢群体活动。广场舞从太极拳、民族舞蹈渐渐发展成目前集体舞蹈的形式,可说是一种有中国特色的群众文化,尤其对老人家来讲,广场舞是他们生活、交友、娱乐、休闲的活动,有益于他们的身心健康。目前广场舞发展得很蓬勃,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形式也越来越多样化,所以,广场舞事实上促进了群众文化多样化。
  市政协委员韩志鹏:
  扰民关键是公共空间缺乏
  “越来越多的大姨大妈热衷于广场舞。我以为,任何人都有跳广场舞的自由,但如果你至深夜仍然踩着扩音器的节拍,你就剥夺了周边居民睡眠的自由。”韩志鹏认为,目前社会已进入老龄化阶段,所谓“老有所乐”已经不像以前,老人家都是待在家里带孙子,做家务,他们也有健身、娱乐的权利。但目前的突出问题是,部分跳广场舞的老年人,已经影响了别人生活的自由,剥夺了别人正常作息的权利。“为何会出现鸣枪、放狗制止广场舞的案例,肯定是那人忍无可忍了,但我们不支持这种以暴易暴的极端做法。”
  广场舞为何扰民?韩志鹏认为,广场舞被诟病的噪音大,是因为同一块地上有多支“方阵”共同健身,从中反映出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城市公共空间的缺乏。“政府当初在卖地给开发商的时候应该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规定开发商必须设置一定的公共绿地”。
  他建议政府出台激励机制,对小区公共绿地部分的土地出让金少收一点,兼顾开发商的利益,以此鼓励在小区内多设置公共空间。
  政府要介入管理进行协调
  对于预计明年年底前可正式出台的《广州市公园条例》,拟规定公园内临近学校、医院、居民楼、机关办公大楼等区域禁止开展喧闹的健身、娱乐活动,韩志鹏表示,条例是对公园内跳广场舞的限制,但更多的广场舞其实分布在街心公园和居民小区内。作为同德围地区综合整治工作咨询监督委员会主任,韩志鹏也收到很多关于同德文化广场上广场舞扰民的投诉,这部分谁来管呢?
  韩志鹏提议,能否授权城管部门对小区、街心公园的广场舞问题进行管理,“授予城管一定的处罚权力,否则刚性不强,人家也不会听”。他认为,政府要介入管理,进行协调,否则广场舞将演变成一种社会公害,成为治安隐患。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