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彭澎的博客

南方民间智库副主席、广东省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广州博士科技创新研究会会长

 
 
 

日志

 
 

夜间施工扰民为何停不了?  

2013-12-24 11:52:18|  分类: 财经 股市 房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热焦点评(13-240):夜间施工扰民为何停不了?

彭澎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

 

题外话:市区夜间施工扰民的问题屡屡发生、难以整改,这既有政府监管不到位的原因,也有工程立项建设流程的合理化的原因,更有市政工程受重视、民众生活受忽视的价值取向的深层次原因。其实,只要政府认真,没有整改不了的夜间施工;只要民众起诉能得到高额赔偿,夜间施工自然就会停下来!

 

广州扰民噪音点“霸气” 前一天被整改后一晚继续

2013/12/20南方都市报

地点:天河区华南快速干线以东,花城大道东与员村一横路交界处

工程:花城大道东延线(首期)工程

    据广州城市监控管理中心(下称城监中心)的数据,这是市区内夜间施工投诉率最高的工地之一,从今年2月起每个月都被市民投诉,施工时间甚至晚至凌晨3时以后。

1210日凌晨230分,居民投诉该工地夜间施工,城管队员抵达现场确认后责令停工并对进行教育。

    1211日凌晨3时,居民再次投诉,城管队员抵达责令停工并开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并开据《询问通知书》,要求施工方于1212日上午带齐相关资料到城管中队接受询问调查。1212日当晚至13日凌晨,城监中心再次接到居民投诉。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工程工地与怡景花园的居民楼仅隔着一条几十厘米宽的污水沟,从围蔽的塑料棚外望进去,正在进行隧道的开挖。

周边居民:要戴耳塞才能睡得着

    市民周小姐一家所开的士多店大门就正对着工地,而他们一家则住在士多店的二楼,饱受噪音袭扰,晚上都睡不好觉。她说,店里卖的咖啡都被自己家人喝了,白天提神。

    王小姐是附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饭堂员工,他们的员工宿舍就被安置在怡景花园内。而他们的宿舍,正好在怡景花园的西北角上,两边都受到工地噪音干扰。王小姐称她和室友都是戴耳塞睡觉的,但有时又害怕,戴着耳塞听不到外面声音,发生火灾了也不知道。

    黄大哥来该工地做电工已有几个月的时间,他说,每天都是6点半就收工。有时可能手脚慢些,但7点钟也会停了,他指出,其他工种就不一定,但他很肯定地说,施工不会超过晚上10点,顶多是因为铺水泥,没办法铺到一半停工,才会稍微拖延一下。黄大哥还说,他们就住在工地附近的临时工棚里,有噪音他们也会睡不着。

员村街城管:这是市政府重点工程 工期很紧

    天河员村街城管执法中队曹姓队员介绍道,每次一接到投诉,执法队就会立刻出发到现场调查,如确实存在夜间施工的行为,并且未取得夜间施工许可证的,他们将责令停工,并发出责令限改通知书,在现场监控施工队真的收工后,才离开现场。

    但曹先生也解释说,花城大道东延线工程是市政府重点工程,明年8月前一定要完工通车,工期很紧。而有时工程队是取得了建设局的夜间施工许可证才施工的,时间是晚上10点到第二天早上7点。

街坊吐槽

    “我睡不着还会硬躺在床上闭着眼休息,我老公索性就开电脑戴着耳塞看电视剧看通宵。几晚通宵下来,真撑不住了,管它外面多吵,都能睡着。”——— 住在工地正对面的周小姐说

专家点评

政府要率先遵守施工规定

    对于花城大道东延线市政工程夜间施工扰民的情况,广州市社会科学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认为市政工程应该在依法施工方面作出表率,政府要率先去遵守规定,因为你什么工程都不遵守规则的,所以上行下效,政府工程都可以违规,为什么别的工地不可以?说不定都是同样的施工队。施工队做市政工程违规违惯了,对别的工程也一样。

    彭澎认为市政工程夜间施工或许包含多方面的原因,但他指出政府工程应该合理安排工期,不要那么仓促地上马,否则施工方将不得不晚上加班来赶工。

三个工地接连施工 苦了附近居民

地点:越秀区万福路与北京路交界处

工程:名城商业广场工程、越秀区排水道路市政工程、广州地铁六号线北京路站工程

    126日凌晨026分,告别了一天烦嚣的北京路开始沉寂下来,在北京路拐进万福路的工地里,一部钩机正在把余泥送往一部泥头车上,马达的机械声、钩机与地面的摩擦声、余泥与车身的碰撞声汇成了刺耳的噪声,与寂静的夜晚格格不入。南都记者在施工点对面马路的居民楼下,录得平均78.5分贝的音量。

    这是一个越秀区排水道路市政工程,从11月中旬在此开工,居民们说这个工地隔三岔五就会在夜间施工,他们对此的唯一方法就是打电话到城管投诉。这一晚也不例外,当晚的1056分,城监中心接到了相关投诉。

    127日凌晨004分,昨晚刚被居民投诉完的排水市政工程没有施工,但施工噪音依然如约而至,其旁边的名城商业广场工地正在用机械装卸物料。南都记者从城监中心查询到,这个工程的夜间施工史至少可以追溯到今年6月份,每个月都有被投诉夜间施工的记录。

施工工人:我们早早收工 深夜没干活

    南都记者来到了名城商业广场的工地,从云南过来的胡大姐每天都在工地里做着砌砖的工作,她说很少会加班到深夜,这里都是包工的,就是不同老板负责不同区域,你做好你那片就好了,工地没规定工作时间。胡大姐说,并不清楚其他包工头是怎样安排时间,但她基本每晚7点前都能收工。

    而当南都记者询问其他工人时,都一致表示在下午6点半就会收工。其中一名工人还说道,工程的主体部分已经完成,现在就差装修,工作量稍微轻了一些,但具体什么时候完工,他也不好说。但对于深夜施工一事,工人们都予以否认。

北京街城管:工程地处闹市白天难施工

    从广州城市管理监控中心搜得的前100条记录可见,从7月份至今,几乎每56天就有一宗关于名城广场夜间施工的投诉。对此,北京街城管执法中队的程队长回应称,名城广场工程有其特殊性,因其地理位置处于繁华的北京路步行街南端,白天人流量相当大,施工存在一定困难。白天噪音过大会破坏北京路商业圈的商业氛围。而目前,名城广场已没有大型的机械施工,都是室内的商铺装修。晚上城管也有责令该工地不能动用大型机械。

街坊吐槽

    “家里的老人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才刚出院怎么受得了这从早到晚没完没了的噪音……阳台上的衣服干了就得马上收,不然各种泥灰会让衣服越晒越脏,打桩的时候,在家看电视觉得整个人有种在上下抛的感觉。

———住在施工工地旁居民楼9号楼的罗先生抱怨

专家点评

人大代表应该站出来

    彭澎认为,这种情况应该有当地的人大代表站出来,要求越秀区政府作出协调安排,现场办公进行处理。

    他坦言一个区域政府不作为,怎么为老百姓做主呢?人大代表不能关键时候不发挥作用,区政府要站出来为市民做主。彭澎认为受影响的市民可以通过市长电话等机制投诉,要求市和区的主要领导出面统一采取措施解决问题。

一月内被立案8次 仍继续夜间施工

地点:天河区濂泉路与沙河大街交界处

工程:广州皮鞋厂商业办公楼工地

    入夜后的濂泉路褪去了白天的热闹,家住这里的居民终于获得了一片宁静,然而从今年8月份起,午夜的机械声打破了居民们这片最后的宁静。

    125日晚上1132分,南都记者站在濂泉路与沙河大街交界处的广州皮鞋厂商业办公楼工地对面的居民楼下,用一款名为“N oiseSniffer”的手机音量测量软件录得平均音量为73.5分贝,而根据《城市区域环境噪音标准》,居住、商业、工业混杂区,夜晚环境噪音标准值为50分贝。

    记者在城监中心的系统上看到,这个工地已经多次被投诉夜间施工扰民,在过去的一个月内(1117-1216)已被城管部门现场查实立案8次,进入12月后已分别在2日、5日和10日凌晨被立案,城管部门也多次表示将继续跟进此案并对此处加强巡查监管。但从实际情况看来,这些措施似乎并未能对该处的夜间施工起到阻吓作用。

    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处地基已基本打好,正准备起建楼房。记者站在居民楼9号楼、10号楼的二楼,即使关上门窗依然可以听见外面嘈杂的施工声音,走到屋内的房间里噪音才有所降低。

工地负责人:实际情况导致须夜间施工

    “打桩的时候声音比较大,晚上打钢筋我们尽量把噪音降到最低了。记者在向该工地相关负责人了解情况时,负责人何先生解释,9号居民楼与工地挨得最近,在施工前他们特地上门跟住户进行了各种沟通,包括因场地不够,跟该栋居民楼租用2米的位置来加宽打桩场地,并付给了居民相应的租金。

    “我们施工困难重重,第一交通不方便,濂泉路服装市场交通拥挤,白天连走路都难,更别说是车辆进入;第二,泥头车要晚上才给进城,抵达工地时往往超过10点,快11点了,在卸钢筋时可能会产生一些噪音,且工地的余泥只能在这个时段清走。对于因其本身夜间施工被街道城管中队罚款两次的事实,何生并未否认。他表示,工地施工是从早上8点开始,中午有停工休息时间,下午2点继续施工到晚上10点,晚上打桩属个别情况,遇上特殊情况需要加班抢修。

沙河街城管:该做的都做了该罚的也罚了

    对此,沙河街城管科相关负责人称,部门原本人手紧张,为此还专门安排了两个人处理夜班的紧急情况。在监控管理中心接到投诉后,指挥中心通过对讲机告诉工作人员,他们在24小时内前往现场处理,拍照跟进、回复投诉。

    “我们的权力只能对他们进行处罚,法律赋予我们的权力就只能这样子,包括这个星期在内,罚了对方两次,一共10多万元的罚款,可效果不明显,我们很伤脑筋。沙河执法中队的负责人无奈表示,按照程序他们该做的都做了,该罚的也罚了。

    “有时接到投诉后,我们去到现场并没看到在施工,里面很玄妙。一位资历丰富的城管人员称,有施工单位认为施工会影响到周边居民,会做一些防备工作给居民补贴,但施工单位不可能人人都给。沙河碰到很多这样的情况,投诉人到最后跟被投诉方说早该像这样请我喝两杯茶就搞定了

街坊吐槽

    “这半年,吵得都分不清噪音是从哪里来的了。”——— 家住万福楼的街坊梁先生如此描述

专家点评

现在的处罚还不够重

    对于濂泉路该工地存在的情况,彭澎直言是现有的法律法规未能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

    他认为可以通过加大处罚力度的方式来管制这一乱象,可以在有关执法规则上写清楚,例如一年内警告3次还施工的,马上取消相关单位资质,或者安排城管收缴其施工工具,或者断电等,让它没法施工。只要政府想让它停下来肯定有办法,说明我们的手段不够坚决。

被投诉了一年 一直未见改善

地点:越秀区太和岗路与淘金东路交界处

工程:淘金家园(自编:C 4-6———8)工地

    旁边的工地一整年里几乎隔晚就在夜间施工,不少家住越秀区淘金家园的街坊就要忍受这漫长的噪音之苦。从城监中心的系统里可看到,早在去年12月份就有该工地夜间施工的记录,本月内被投诉的次数至今为止已超过30次,但据居民反映,情况一直未有改善。

    12102340分,城监中心出现首条关于该工地的夜间施工投诉,南都记者于11039分赶到该地点,此时工地大门依然打开,能看到工地内还有泥头车在装卸余泥。根据城管部门的通报证实,当时该工地正在运出余泥,执法人员到场后责令停工。

    据一名在大门看守工地的保安透露,工地最近每天都会加班,一般赶工到晚上10点。对于该工地何时能够完工的问题,保安称估计明年才能完工,现在每晚都在加班赶工。

    不过,截止到发稿前,淘金花园所在的黄花岗街道的相关部门并未对该噪音黑点的扰民投诉做出任何回应。

街坊吐槽

    “晚上还在运沙,工地附近的那条路总是泥沙满地,经常听到运沙车进出的声音,孩子都是9点左右睡觉,会被吵到。

——— 住在淘金家园C 5栋的一位业主称

专家点评

应鼓励市民起诉扰民者

    对于工地长期夜间施工扰民的情况,彭澎认为除了向城管投诉外,还应该鼓励市民通过法律途径起诉相关单位扰民,要求夜间对其进行强制停工,并给予精神赔偿。

    他表示在一个法制社会,应该鼓励群众通过法律解决纷争,否则如果市民组织起来去围攻工地等,是不合适的,即使可能有效但也不能鼓励。

市政协委员韩志鹏:

夜间施工扰民是软暴力 有提案价值

    韩志鹏认为,夜间施工扰民问题不仅应该由城管负责,更应该由环保部门负责。他坦言环保部门在这个问题上责任缺失:雾霾他管不了,噪音总能管吧?环保部干什么去了?既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环保部就应该管,居民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该找的就是环保部门。

    他认为,目前我国各工程的监管公司只抓工程质量,不管施工方造成的噪声、污染等问题,监管公司应该扩大职责范围。韩志鹏建议环保、城管及工程监管公司等有关部门联合执法,建立黑名单制度,把反复违规的施工单位拉入黑名单,两年内吊销施工资格,根治夜间施工扰民问题。

    韩志鹏表示作为政协委员,他认为夜间施工扰民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这是一种软暴力,这个问题很有提案价值,我会继续关注这个事情。

 

统筹:南都记者 袁建彰

采写:南都记者 钟丽婷 叶孜文 袁建彰 实习生 何炫汛 王田歌 袁晓敏

摄影:南都记者 林宏贤 实习生 孙俊杰

编辑:周莉

 

  评论这张
 
阅读(81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